台股投資怪傑之35~我的師父

By | 2021-08-20
我常提到我師父,但在這系列中從未介紹過他,因為他的投資方法,我們一般人沒有他的歷練,很難學習到他的精髓,我師兄弟加起來十幾個人,就沒有一個人能跟他相提並論,但因為問的人不少,我試著整理他的投資體系中,最平易近人的邏輯~ 大股東作多+市場會認同,把他這方面的想法,介紹給大家 。
我師父早年是在外商銀行當企業放款專員(Account officer)
當年會跟外商銀行往來的台企,都已頗具規模,所以他在台灣早前掛牌的績優股,都有人脈,後來開放券商成立時,他就來到證券業擔任操盤的工作,當年他們寫徵信報告時,分成三大段,第一段要講整個大環境的趨勢,第二段要交代這家公司所屬產業的架構與該公司在產業的地位,第三段才是寫這家公司本身的經營實績及未來展望
市場中很多人會把分析方法分成Top down或是bottom up
我師父是兩者兼修
他指導我們時非常嚴格,平常說話蠻犀利,相處久了,我覺得他挑股票的邏輯簡單說,就是兩句話
一,公司派作多
二,市場會認同
他因為人脈廣,認識的公司多,背後的金融集團又很大,蠻多公司如果對股價有什麼想法,常會找他參詳,他對於市場認不認同這一點,有非常獨到的觀察,對於大股東是不是真心想作多,也累積了很多經驗值,他之前很有名的例子就是有家公司的老板非常用力作多,他覺得市場不會認同那個老板提出來的炒作題材,但因為那個老板跟他們集團淵源很深,其他部門都跳下去共襄盛舉,只有他負責的資金一張都不買,後來那家公司出事,全集團只有他毫髮無傷。
我從他講過的例子,幫他分別歸納一下這兩大點他的判斷依據
一,公司派作多
1.聽其言觀其行。公司派要作多,最重要的證據就是進場買股票
以前有家現在非常大型的電子股,他們公司每次想要作多前,都會刻意找法人去聊天,然後把公司講的其慘無比,我那時候覺得很奇怪,這麼慘找我們來幹嘛,他們那個發言人還會假惺惺的說因為我們法人都有他們持股,他們覺得公司情況不好時,必須善盡告知之責,這種話騙菜鳥可以,可騙不過我師父,別的法人回去之後開始減碼,我師父一張不賣,我問他原因,他叫我去查一查到底誰在接? 一查之下,竟然是公司派在接,我師父說公司派說什麼不重要,看他的動作才重要
2. 從老板的思維想事情。 我師父認識的老板很多,久了蠻能了解老板們的想法,他說這些老板辛苦上市,目的自然是讓資本市場變成公司擴大規模時籌資的靠山
籌資及資本支出是要看時機的,高明的老板會在景氣高峰股價在往上走的半山腰時開始籌資,用最小的代價拿到最多的資金,資金拿到手之後,再伺機投入資本支出,購併,擴充產能及公司規模,所以老板們會在看到公司前景展望有一年以上好光景時作多,而他作多的目的則是希望可以順利的筹措到下一次擴充時需要的資金,拉大與同業間的差距
3.公司派作多有其步驟。
第一步: 自己先買。 有的是真接透過旗下關係企業或投資公司增加持股,(這從關鍵券商買賣超可以察覺)
有的是跟外資申購買權 (這種外資為了避險會進場買超該公司股票)
有的是跟金主擴張信用(這種是金主常駐的券商分點會持續性的買超)
第二步:發言人積極回應法人的邀訪。公司平常如果沒啥好講的,發言人一般不會太搭理法人,畢竟只是在浪費大家時間,但如果公司未來一年前景可期,發言人就會開始願意多講一些,所以如果各位看到券商開始有蠻多家都在出同一家公司的研究報告,而先前好久都沒有提過這一家時,值得看一下報告的內容
第三步:業績開出來後好消息在媒體上開始曝光。
到這一步時月營收有明顯好轉,媒體就會比較常報導
到這裡大致可以確認公司派偏多
二,市場會認同
公司派偏多是一回事,市場會不會認同又是一回事
我師父認為,公司派講的故事,如果不是長線競爭能力的提升,而是處份資產可以賺多少錢這種一次性的利多,那麼市場的認同度就不會高
另外像是購併這種消息,對溢價被併的當然是利多,但花大錢併人的就未必是利多,但如果是產品進到大客戶的供應鍊中,或是競爭力遠優於同業導致產業秩序重整這一類影響深遠的
他就覺得投信跟外資會買單
我師父認為,公司派要大張旗鼓又買股票又搖旗吶喊的,目標價至少是要漲個五成
所以他的選股重心都放在這一類的個股,然後再從這些公司的題材中去研判,市場會不會認同
這就是我師父當年每年績效都領先群雄的最大原因
另外我師父對大盤的研判,跟有多少公司派作多也很有關係
我記得網路泡沫前夕 那時候我已經參與嘉實了,他有天打電話跟我說,最近大部份的公司派都站在賣方,覺得股價漲的蠻離譜的,他已經找不到多少公司派偏多的股票了,叫我小心一點,我聽完研究了一下,也跟他一樣開始減碼,平安的逃過一刦
以上是我師父的投資思維中,我覺得大家比較能夠理解的部份,就先拿這部份跟大家分享,其實我師父最強大的地方,是他對大環境的觀察力,以及對好公司壞公司的辨識力,不過這部份我還沒有學到其精髓,未來若有些體會,再跟大家分享
祝大家今天操作順利。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