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發財橘子

投資英雄傳~Mark D. Cook

Mark D. Cook也是一位很有名的量化交量大師,現在他主要是以當沖為主,他發明的Cumulative Tick Indicator是市場廣為人仿效的指標。

不過一開始  Cook虧得一塌糊塗,有次帳戶甚至出現負值,幾天的時間帳戶從165,000美元變成-350,000美元,再加上他在家庭帳戶裡的虧損,最多的時候他虧掉了815,000美元。

Cook不是輕易放棄的人,5年後開始轉虧為盈,他自行研製的指標Cook累計點數指標(Cumulative Tick Indicator)帶來了很大的財富。該指標分析上漲股票和下跌股票數量和區間、以及大單買賣盤的動向,來確定市場超買還是超賣。

1989年Cook拿下了美國股票投資大賽季軍,1992年轉向期權交易並以563%的盈利率拿到冠軍。

我模仿了累計點數指標的精神,也寫了三個對應的指標如下

主力買超天數指標

value1=GetField("主力買進金額");
value2=GetField("主力賣出金額");
value3=value1-value2;
var:count(0);
count=0;
input:days(20,"計算天期");
var:x(0);
for x=1 to days 
begin
if value3[x-1]>0
then count=count+1;
end;
plot1(count,"主力買超天數指標");

大盤內外盤差天數指標

value1=GetField("內盤量");
value2=GetField("外盤量");
value3=value2-value1;
var:count(0);
count=0;
input:days(20,"計算天期");
var:x(0);
for x=1 to days 
begin
if value3[x-1]>0
then count=count+1;
end;
plot1(count,"內外盤差天數指標");

大盤上漲下跌家數差指標

value1=GetField("上漲家數","D");
value2=GetField("下跌家數","D");
value3=value1-value2;
var:count(0);
count=0;
input:days(20,"計算天期");
var:x(0);
for x=1 to days 
begin
if value3[x-1]>0
then count=count+1;
end;
plot1(count,"主力買超天數指標");

這三個指標除了引用的數據不一樣,計算的方式都一樣,都是計算一段期間裡符合條件的天數有幾天 以下是把這三個指標跟加權指數合在一起看的圖

2018121101
看起來用這三個指標來掌握大盤的多空轉折及趨向,還是不錯的。

 

投資英雄傳~Marty Schwartz

一般人心目中,最有名的投資大師是巴菲特,他是價值型投資的代言人,也是媒體的寵兒。他有一句名言: 如果你不打算持有一檔股票十年,那就連十分鐘也不要持有。今天我想要跟大家介紹的,是那些市場上經常只有持一個部位十分鐘的技術分析與量化交易高手,有趣的是,這些人也是富比士富豪榜的常客喔

今天第一篇先來介紹Marty Schwartz

舒華茲一開始是股票分析師,但是厭倦了為其他定價過高的公司撰寫看漲投資建議,他自行研究並結合多個技術指標來決定進場點,剛開始用了9年的基本面分析,但是直到換成技術分析後,才開始享受交易的成功和資金的飛速累積。

“在8年的證券分析後,我感到極度厭倦。我的朋友教我怎樣分析市場行情,於是我總是關上辦公室的門,獨自觀察市場。不久後,帶著70,000美元的資金,我轉行做了場內交易員。”。

於是,舒華茲開始訂閱多份股市資訊和雜誌。把自己當成一具合成器,無須設計新的交易策略,只是把別人的優點融合於自己的交易策略中。後來發現有一個名叫泰瑞·蘭迪(Terry Laundry)的人。他發展出一套與眾不同的交易方法,名為“魔術T預測法”。他是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系畢業的高材生,頗具數學背景。這套方法的中心理論是:股市上漲與下跌的時間其實是一樣的,只是漲幅與跌幅不同而已。因為股市下跌之前,總有一段抗跌的階段,上漲之前,也總有一段凝聚動力的階段。計算時間時,就要從這段期間開始,並不是等到股價到達高檔或低檔才開始計算。這套理論與舒華茲以前所學的完量全不同,但是它對舒華茲幫助很大。

1979年成為專業交易員之後,平均每年投資報酬率一直高得令人難以置信,而且平均每月虧損從沒有越過其資產價值的3%。他從40,000美元起家,後來把資本變成了2000萬美元。當時華爾街的交易員都將舒華茲視為偶像,許多人都在觀察、學習他的投資方法,他曾9次贏得全美期貨、股票投資大賽。

 

 

舒華茲有兩個挑股原則

1.股價要在均線之上,也就是要站在趨勢對的那一邊

2.指數創新低,股票未破底

我照了上面的描述寫了一個腳本如下

if GetSymbolField("tse.tw","收盤價","D")=lowest(GetSymbolField("tse.tw","收盤價","D"),10)
then begin
if trueall(low>low[1],5)
and close cross over average(close,10)
then ret=1;
end;

回測報告如下

2018121101

他認為資金管理很重要,您的資本增加兩倍或三倍,否則不要擴大您的部位。大部分的人一旦開始賺錢,就立刻擴大自己手中的部位,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嚴重得足以使您傾家蕩產。

另外,持續學習很重要,他說"可能到斷氣的那一天,我還是在尋找更好的交易方式"

 

最後,用他的一段話來作總結: “交易員們寧願虧錢也不願承認自己錯了……在我決定‘去他的自負,賺錢才是最重要的’後,開始成為盈利的交易員了。”

 

 

 

 

高盛,美林,大摩對2019年全球金融市場的預測

高盛 

 

高盛表示,未來經濟增長放緩、美聯儲縮表以及波動性捲土重來,都將使得2019年經過風險調整後的投資回報率變得更糟糕,而且幾乎沒有明顯的避風港。

 

高盛投資組合策略研究部門股票策略師Christian Mueller-Glissmann週一在一份報告中寫道,跨資產全球配置組合“預計2019年的回報會好點,但仍將較低”。儘管跨資產類別估值下降改善了中期前景,但“由於2019年宏觀經濟前景較弱,我們認為,這可能會限制投資者的資產回報潛力。”

 

其分析資料還顯示,儘管遠非災難性,但今年確實是過去25年危機期間以外風險調整後跨資產回報率最差的年份之一。

 

不過,鑒於標普500指數今年回報為正,高盛仍建議增持股票,但建議持有更多的現金,並減持債券。

 

我們預計固定收益風險調整後的回報率依舊很低,隨著收益率和信貸息差面臨更大的上行壓力,預計明年上半年債券總回報率將為負值。

 

此外他們還表示,由於10年期美債“可能會在更嚴重的經濟增長放緩或股市進一步下跌的情況下重新定價”,2019年下半年“看空債市的理由可能會減少”。

 

高盛經濟學家David Mericle及首席經濟學家Jan Hatzius在此前發佈的研報中認為,受金融市場狀況收緊和財政刺激效果消退的影響,2019年末經濟增速可能由今年的3.5%顯著放緩至1.75%,並預計2018年全球實際GDP增長速度為4.0%,而到了2019年將放緩至3.8%,與2017年的增速持平。

 

雖然明年增速有所放緩,但從長期對比來看,3.8%的全球經濟增長依然處於高位。

 

針對于當前亞洲新興經濟體的增長速度有所減緩,高盛表示這主要來自於外匯承壓。面對美聯儲的加息節奏,亞洲新興經濟體普遍面臨流動性制約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

 

 

美林

 

美銀美林的分析師們認為,預計熊市氛圍將延續到2019年。一旦利率預期升至高峰水準、全球收益預期跌至低谷,資產價格可能在明年上半年尋底。

 

“股市和債券超額收益的漫長牛市週期預計明年將最終結束,”美銀美林這樣寫道。不過他們還表示:“但不會是在最後一次狂歡之前。”他們認為,標普500指數的回報明年將達到歷史最高值。

 

如同很多華爾街分析師一樣,美銀美林也認為,2019年金融市場的波動性將捲土重來,頻繁出現。那顯然將與最近兩年的情形完全不同。

 

簡而言之,由首席投資策略師Michael Hartnett領導的美銀美林團隊對美國股市持短期看空、中期看多、明年底看空的立場。

 

就像是Michael Hartnett在兩周前所說的那樣,他們認為明年早些時候美股將出現一個“寶寶熊”,美股走勢將“尋大底”,觸底之後出現V型反彈,屆時標普500有望升至3000點,隨後走低,年底目標價為2900點,低於他們對今年底3000點目標價的預期。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包括摩根士丹利在內的一些銀行預計美國經濟將逐漸放緩,美聯儲官員們也在擔心經濟前景,但美銀美林全球研究部門負責人Candace Browning認為,當前的美股疲軟並非是投資者已經開始將悲觀經濟預期計入股價,而是一系列利空因素的綜合作用:

 

當前的市場疲軟並非是經濟基本面不佳的反映,而是由一系列特殊衝擊匯合而成,這些衝擊因素給投資者帶來了非常現實的風險。不過,它們也為謹慎的、倉位佈局還不錯的投資者帶來了機會。

 

美銀美林認為,2019年股市和企業債市場將小幅上漲,企業債息差將擴大,美元將走軟,美債收益率曲線將進一步趨平甚至倒掛,這預示著流動性環境將更緊,市場波動性將增加。

 

在此背景下,美銀美林認為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但仍屬於健康區域;通脹將溫和增長,但美國的通脹壓力偏向於加劇;全球EPS增長將從2017年和2018年的狂熱狀態轉為2019年的顯著放緩。

 

 

 

在美銀美林看來,2019年將有兩大主題影響資產回報率和經濟增長速度:

 

一是全球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分歧將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水準,美聯儲將繼續加息,而其他央行則不會。

 

二是美國強勁的經濟增長能否持續下去。這個疑問的答案要取決於很多不確定性因素,包括全球貿易戰、歐盟政治/經濟危機、美國政治僵局。

 

關於宏觀經濟,美銀美林做出如下十個預測:

 

  1. 全球GDP增長3.6%,全球經濟不會出現衰退,但將顯著減速;

 

  1. 中國GDP增長6.1%,在進一步的貨幣和財政刺激下,實現“軟著陸”;

 

  1. 全球每股盈利將從15%迅速下降至低於5%,PMI、亞洲出口週期和美銀美林全球波動指標都將“步履蹣跚”;

 

  1. 聯邦基金利率為3.5%,聯儲將加息4次,通脹率略高於聯儲2%的目標;

 

  1. 量化緊縮——歐洲央行將在2019年結束量化寬鬆,G4央行流動性將收縮2千億美元,但歐洲和日本接近於零利率;

 

  1. 信貸利差擴大,資本市場的供應緊縮將使IG和HY兩家交易商之間的債券利差產生25-50個基點的上行壓力;

 

  1. 短期內宏觀經濟和市場的疲軟將緩解全球貿易摩擦;

 

  1. 美元將遭遇熊市,美元於2019年初的超調過後走低;

 

  1. 大宗商品進入牛市,油、銅、黃金價格均上漲;

 

  1. 新興市場進入牛市,由於美元的預期疲軟以及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新興市場的債權和外匯價格反彈。

 

摩根士丹利

 

展望2019年,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經濟學家Ellen Zentner團隊認為,美國經濟增速將在明年從2018年的2.9%放緩至2.3%,其中四季度增速將從今年的3.1%放緩至1.7%。

 

到2020年,美國全年經濟增速預計將進一步放緩至1.9%,但GDP會在四季度重新加速,回到高於趨勢增速的2.3%水準。

 

摩根士丹利預計,利率走高疊加貿易陰雲未散的大背景下,美聯儲開始圍繞中性利率制定貨幣政策,並在今年12月、明年3月和6月再加息三次,將利率上調至2.875%。

 

但到了明年9月,美聯儲將認為已進入貨幣政策制定的“第三階段”,隨之暫停加息步伐。2020年,隨著經濟增速回升至潛在水準以上,核心PCE通脹率進一步上升,美聯儲屆時將加息四次,到年底時利率可以達到3.875%。

 

市場十分關注的經濟衰退風險方面,摩根士丹利認為,美國經濟在2019年滑入衰退的可能性依舊很低,僅有15%左右。但到了2020年下半年,將有明確信號表明經濟已經進入擴張的最後階段,衰退可能性由此上升到30%。

 

基本面側寫

未來兩年,美國經濟究竟是好是壞?摩根士丹利給出了兩大極端預期:

 

“熊樣”:金融狀況冷如寒冬

 

貿易摩擦全面升級致使投資下滑,動盪的市場和企業債息差大幅擴大,金融環境持續大幅收緊,經濟增長進一步遭到抑制。

 

2019年下半年,美國GDP出現負增長,美聯儲開始降息並停止縮表。2020年,降息進一步加速。隨著經濟衰退程度越發嚴重,美國重回零利率時代。

 

“牛氣”:更高的生產力爭取更多時間

 

失業率急劇下降疊加薪資增速攀升,美國經濟繼續增長,遠超趨勢增速。生產力依舊保持在高位,勞動參與率明顯上升,為供給側贏得時間。但由於失業率過低,經濟過度增長,促使貨幣政策制定者做出更為積極的反應。

 

到了2020年,美聯儲在每一次會議上都傾向於加息,最終減弱經濟增長勢頭。後年年底,通脹加速疊加失業率觸底,美國經濟將明顯進入過熱階段。

 

 

 

通脹前景:走高

摩根士丹利預計,美聯儲首選的通脹指標——核心PCE物價指數將在明年漲超2%,並在2020年進一步上升至2.5%或更高水準。

 

具體來看,2%的核心PCE同比增幅將會持續到明年年初,但在關稅、更高的醫療服務價格通脹和勞動力市場非常緊張所帶來的上行壓力接踵而至之後,這一指標將在2019年底上升至2.3%,到2020年四季度則達到2.5%。屆時,核心CPI同比也將漲至2.8%。

 

就業放緩 薪資增長加速

摩根士丹利看到,2018年以來,美國就業增長趨勢仍保持著驚人的彈性。截至今年10月,美國每月平均新增21.3萬個就業崗位。

 

展望未來,上述投行預計,2019年美國就業增長將溫和放緩至每月新增14萬個崗位,隨後在2020年小幅回升至15.3萬人。儘管有所放緩,這一資料仍舊足夠強勁,可以繼續為失業率帶來下行壓力。

 

摩根士丹利認為,失業率將在2019年下滑至3.4%,並在2020年隨著經濟增速超過潛在趨勢而進一步下滑至3.2%,創下自1953年以來的新低。隨著失業率下降,勞動參與率也將提高至63%。

 

隨著勞動力市場達到或超過充分就業,勞動力供應短缺也變得更具約束力,並為工資增長帶來上行壓力。摩根士丹利預計,薪資增速將在2019年四季度加速至3.5%,並在2020年進一步上漲至4.0%。

 

美聯儲加息前景:明年6月後停下腳步

正如前文所述,摩根士丹利預計美聯儲將在今年12月、3月和6月加息,將利率上調至2.875%。隨後停下加息步伐,圍繞中性利率進行決策,到2020年再加息四次,屆時利率將在年底達到3.875%。

 

但摩根士丹利也指出,即使美聯儲判斷利率接近中性,這並不意味著美聯儲必須停止加息,而是表明了鮑威爾必須停下來評估加息的影響。

 

上述團隊認為,通脹仍是美聯儲考量的關鍵制約因素。目前,家庭和金融企業的資產負債表表現比過去好得多,而非金融企業杠杆則是當前經濟所面臨的最大威脅——可能擴大美聯儲加息所帶來的緊縮效應。

 

金融條件繼續收緊,令摩根士丹利認為美聯儲預測中位數在明年6月達到中性後,FOMC將停止加息、繼續縮表。

 

與此同時,考慮到許多委員可能將通脹歸咎於關稅等暫時性因素,2.3%的核心通脹率並不會迫使美聯儲在明年下半年繼續收緊政策。

 

摩根士丹利還稱,暫停收緊政策將會為下半年金融條件的放鬆創造條件。這種放鬆的影響有可能被明年三季度增長放緩所帶來的恐慌而推遲。

 

但當市場看到衰退還未到來的明確信號,更為寬鬆的金融環境將推動經濟再次加速增長,超過潛在增速。

 

衰退何時到來?

摩根士丹利直言,美國本輪經濟擴張將締造歷史最長紀錄,時長延伸至2020年之後。儘管2019年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美聯儲停下加息腳步以應對下行風險,衰退可能性僅有15%。

 

但到了2020年,通脹走高,美聯儲被迫收緊政策,衰退可能性將會翻倍。

 

摩根士丹利稱,若單看上述模型,明年迎來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僅有10%甚至更低。但該投行所評估的結果稍高,主要是考慮到貿易緊張局勢升級風險,以及企業杠杆過高可能導致金融體系脆弱。

 

多年以來,這種杠杆在接近零利率的環境下成長,很有可能會放大美聯儲加息所帶來的緊縮效應。而這些下行風險正是摩根士丹利預計2019年經濟增長將大幅放緩的原因之一。

 

樓市並未過熱

作為對利率十分敏感的行業之一,美國樓市正在對緊縮的貨幣政策做出反應。在樓市面臨抵押貸款利率和房價雙高、供應受限的情況下,摩根士丹利預計住房投資將持續疲軟,對整體經濟增長沒有貢獻。

 

上述投行將美國房屋建設和銷售近來的疲軟歸因於抵押貸款利率上升,並稱更高的抵押貸款利率將使2018年美國單戶住宅營建許可增長率下降5%。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建築業勞動力短缺也是限制建房的因素之一。

 

摩根士丹利表示,如果近來樓市活動的疲軟是因為供過於求,那就確實會引發更大的擔憂。但現在,千禧一代終於入場,收入增長和人口數量支持了強勁的需求。

 

與此同時,房價連續七年上漲,為部分地區購房能力帶來壓力。儘管如此,摩根士丹利並未看到樓市廣泛過熱的狀況。該投行樓市策略師預計,到2019年,房價指數HPI將從此前的5.0%-7.0%放緩至2.0%-2.5%。

 

貿易:拖累經濟增長

摩根士丹利指出,關稅或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出口增長,全球經濟增長放緩或又致使進口溫和增長。由此,淨貿易將在2019年拖累美國經濟增長,平均每個季度為GDP抹去30個基點,與過去5年的貢獻大致相同。

 

考慮到貿易政策仍是關鍵風險,也是不確定性的來源,該投行認為,明後兩年經常帳戶赤字將進一步擴大。

 

未來,經常帳戶餘額占GDP比例將從今年的2.4%,擴大到2019年的2.6%。到2020年,這一數字還將上升至2.9%。

 

消費:整體狀況良好

摩根士丹利指出,在財政政策持續審慎、收入增加、稅負減輕、消費者信心增強的支持下,美國家庭的整體狀況仍然相對良好。2018年,退稅季將創下紀錄新高並拉動需求,由此造成下半年的支出放緩。

 

該投行預計,明年春季返還的所得稅將大增620億美元,助力一季度儲蓄率飆升,明年2、3月份高價商品銷量也將上升。

 

由於非必須消費品需求提前到了第一季度,二季度的消費者支出應會大幅放緩。摩根士丹利認為,一季度實際PCE增長率可以達到3.0%,頗為強勁;但到二季度,這一增速將放緩至1.8%,三季度則將進一步放緩至1.2%。

 

但摩根士丹利也特別提醒稱,消費者支出放緩主要是退稅季推動需求提前的結果,而非美國家庭消費狀況潛在惡化的不祥前兆。

 

政府預算:刺激政策紅利消退

摩根士丹利預計,在特朗普減稅大幅壓低財政收入的情況下,美國2018年的預算赤字將占GDP的3.7%,僅略高於2017年3.5%。但在獲得國會批准的支出遠超自動減支預算上限之後,赤字占比將上升至4.1%。

 

Zentner團隊還看到,由於政府支出沒有超出2月份預算案的水準,在2018財年,美國財政赤字少得出人意料。到了明年,支出預計將攀升至預算水準,但減稅增支等財政刺激措施的所產生的綜合影響將遠不如今年。

 

而在2020年,預算赤字占GDP比重將略有下降,回落至3.9%的水準。其原因在於,支出增長仍在控制範圍內,收入增長則受經濟回暖提振有所回升。

 

具體數字方面,摩根士丹利預計,無論是2019年還是2020年,美國預算赤字都將略低於9000億美元,不會超過1萬億美元大關。

 

 

摩根士丹利發佈的《2019全球策略展望報告》,報告認為,2019年將是多個資產的大拐點,美元走軟,而新興市場資產將領跑全球。

 

由於經濟增長、政策和通脹之間的微妙關係,摩根士丹利報告將2018年定義為“滾動熊市年”(rolling bear market),根據報告統計,這一年沒有什麼資產跑贏了通脹,這種情況甚至比2008年還要糟糕。

不過,報告認為,熊市多半已經完結,2019年將是全球宏觀經濟的轉捩點,也將是資產表現轉向的一年。

 

宏觀經濟上,全球經濟增速放緩、通脹上升不可避免、同時貨幣政策也將持續收緊,美國相對於全球其他地方的增長趨勢發生變化;資產表現上,新興市場資產料將跑贏大市,而美國企業債市場的熊市還將持續,美元也即將陷入熊市。

 

報告指出,2019年,資產將會發生五大重要逆轉:美元將達到週期性峰值後走貶,歐美利率曲線趨於收斂,新興市場資產要跑贏大盤,美國股市和高收益債券表現不佳,價值股表現強于成長股。

 

兩大宏觀經濟轉捩點

摩根士丹利報告認為,資產走勢發生轉向背後的原因,是宏觀經濟將會發生兩大轉折:第一,全球經濟增長放緩、通脹上升、G4央行將轉向收緊政策;第二,全球經濟增長的表現將開始優於美國,這將導致美元走軟。

 

轉折一:增長放緩、通脹上升、政策收緊

 

報告認為第一個轉折是,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放緩、通脹上升不可避免,同時G4央行將轉向收緊政策的趨勢仍將持續。

 

摩根士丹利進一步解釋稱,隨著經濟增長放緩,勞動力市場供給趨緊推高的工資增長將推升核心服務價格,貿易關稅上調將推升核心商品價格,因而通脹應將走高。雖然能源價格走低會令整體通脹率有所放緩,但不論是市場還是各大央行都更加關注剔除能源和食品價格的核心通脹。

 

隨著核心通脹上升、產出缺口縮小(即實際產出與潛在產出的差值縮小),G4央行繼續收緊貨幣政策。報告預計,美聯儲將在明年3月和6月再加息兩次,歐洲央行將在明年十月加息一次,英國央行將在五月和十月加息兩次,而日本央行將在明年上半年從負利率轉為零利率。

 

此外,2019年是QE轉向QT的決定性一年,預計G3(美、歐、日)三大央行將同時縮表。在今年,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已經有所縮減,但歐日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仍然在膨大。

 

轉折二:全球經濟增長優於美國 美元走軟

 

第二個轉折是,全球經濟增長的表現將開始優於美國,這將導致美元走軟。

 

具體來看,報告解釋稱,美國經濟增長將在2019年放緩,這主要是由於美國對經濟增長的政策扶持效應減小,因為勞動力市場趨緊,美國財政刺激的影響減弱,加上退出寬鬆貨幣政策的影響,對其經濟增長勢頭構成壓力。

 

而反觀世界其他地方,歐洲和中國的經濟增長可能更容易取得超預期的成績。分別來看,歐洲經濟在2018年底增速放緩部分由於一些臨時性因素,而中國明年可能會採取積極的支持政策來給經濟托底。

 

基於上述所說,美國經濟增速放緩,而世界其他地方經濟增長相對美國強勁,這將導致兩者經濟增速差距縮小,從而傳導到貨幣政策差異縮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大摩認為美聯儲加息程度會不及預期,而歐英央行的加息程度將高於市場預期。2019年第三季度美聯儲加息將暫停加息,美聯儲利率水準達到中性,並且停止縮表。

 

再從財政政策上看,報告預計明年各國財政政策也較今年大有不同。報告預計,明年美國通過預算案的難度將有所增加,因此美國財政刺激將大幅減小,對經濟增長的政策扶持效應也將減小。

 

而歐元區改革預期將提升,財政政策的刺激將進一步顯現,這會使得歐洲風險資產在2019年獲得更好的表現;同樣的,英國面臨的軟退歐、中國面臨的疲軟增長都會提升其財政刺激的預期。

 

這對美元將會帶來何種影響?大摩指出,基於美國經濟放緩、加之美聯儲暫停加息,可能會使美元大幅走弱,預計明年美元指數將比2017年創下的高點低1.1%。

 

五大市場拐點

基於上述宏觀經濟預期,大摩對於各資產表現預計如下(根據不同時長週期有所不同):

 

分資產種類來看,大摩總結了其中蘊含的五大市場轉折:美元將達到週期性峰值後走貶,歐美利率曲線趨於收斂,新興市場資產要跑贏大盤,美國股市和高收益債券表現不佳,價值股表現強于成長股。

 

股市:非美股票表現領跑美股 價值股優於成長股

 

摩根士丹利認為,股票總體表現中性,但非美國外的全球股市表現要遠遠好於美國,這是由於全球經濟增速和淨資產收益率增速差距縮小,以及美國資產的估值溢價萎縮導致的。

 

根據摩根士丹利測算,新興經濟體每股盈利(EPS)增長將從2017年的28%下降到2018年的3%,但2019年和2020年將會分別恢復至7%和6%。美國股票EPS增長將從2017年的12%上升到2018年的23%,而2019年和2020年增長則分別下滑到4%和3%。

 

在非美地區中,日本和新興市場的表現將領先於歐洲。

 

摩根士丹利將新興市場股票評級連升兩級,由之前的“減持”上調為“增持”;而與此同時,將美股評級下調至“減持”。此外,將日股評級從“中性”上調至“增持”, 將歐股評級下調至“中性”。

 

該投行還認為,價值股表現會優於成長股,材料板塊將是最值得投資的行業,到2019年年底標普500指數的目標點位元為2750點。

 

債市:歐美利率趨於收斂 利率曲線趨平

 

摩根士丹利認為,美國和歐洲利率將趨於收斂,這是由於兩者在經濟增長和政策之間的差異逐漸變小。對於G4(美國、歐元區、日本、英國),其長短期國債收益率曲線將繼續趨平。到2019年底,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將跌至2.75%。

 

這一判斷與該投行對各國貨幣政策走向的預期有緊密關聯。該行認為,美聯儲將在明年3月和6月再加息兩次,並于明年9月停止縮表;歐洲央行將于明年10月將存款利率上調15個基點,並保持QE資產的存量全年不變;英國央行將于明年5月和11月每年加息25個基點,並于明年第四季度開始退出QE;日本央行將于明年4月加息10個基點,從負利率政策轉向零利率。

 

大摩給出的投資建議是,增持美國國債、減持德國國債和英國金邊債券、對日本國債維持中性評級。

 

此外,美國與新興市場的國債利率高於歐洲和日本。

 

外匯:美元“寒冬將至” 看好歐洲貨幣表現

 

2018年以來,美元頗為強勢,在所有主要貨幣中表現突出,但這種強勢可能將在2019年迎來轉折。

 

報告指出,由於明年美國經濟前景惡化與非美地區經濟改善形成鮮明對比,加之美國政策刺激效應減弱,美元將在2019年達到峰值,強美元走勢或迎來終結。

 

摩根士丹利認為,美元目前被高估10%-15%,相對于美元計價資產,新興經濟體資產被低估。2018年大量資金流入美國,導致美元上升,摩根士丹利認為這些資金是“低品質”資金,流向很容易發生逆轉。而衡量投資者情緒更好的指標——外國長期資金,對美國資產的需求並不高。

 

摩根士丹利指出,國際資金流向對金融市場波動有著重要意義,過去美元受益於歐洲、日本以及中國的儲淨蓄增長,這些國內市場多餘的淨儲蓄,流入國際金融市場,支撐了美元。但是未來資金流向將有所改變,歐洲財政政策將更加擴張,日本資本性支出重新增長, 而中國境內的財政刺激政策對資金也將有更高的需求。

 

由此,大摩預測,其他發達市場中,由於歐洲經濟強勁增長引發歐元回流、資本需求上升,且在歐洲央行開始緊縮的情況下,歐洲貨幣(瑞典克朗、英鎊、歐元)表現優異;在波動加劇和美國經濟增長疲軟的環境下,日元走強;由於全球融資成本上升和市場波動加劇,加元、澳元和紐西蘭元會走弱。

 

在新興市場中,大摩看好中東歐、中東和非洲(CEEMEA)市場的貨幣表現,但墨西哥比索、拉丁美洲和亞洲低收益地區的貨幣表現欠佳。

 

此外,報告還指出,2018年美國風險資產表現較佳,部分也因為美元走勢強勢,令美元資產提供更高的回報,從而引發大量國際資金流入美國。但2019年,隨著美元走弱,美國風險資產走勢也將發生逆轉。

 

新興市場固收資產:“明天會更好”

 

固定收益方面,新興市場再次成為摩根士丹利的配置首選。

 

報告認為,新興市場固定收益的熊市多半已經過去,足夠便宜的資產價格將吸引大量的國際流動資金。再考慮到新興市場匯率前景改善,其更看好新興市場本幣債券,而非硬通貨債券。

 

分國家看,大摩最為看好巴西固收資產的表現,其次是墨西哥和南非,再接下來是土耳其,預計亞洲低收益率地區的固收資產表現不佳。

 

此外,EMBI全球多元化利差到2019年底可能會收窄至320個基點;預計上漲的推動因素是高收益地區(包括阿根廷和烏克蘭)和GCC主權債券,預計表現會優於美國。

 

企業債:需要保持警惕

 

報告認為,2019年,企業債市場恐將陷入熊市,尤其是美國企業債的風險回報率最低。

 

摩根士丹利認為,美國公司的杠杆率已經顯著上升,隨著2019年勞動力成本和實際利率上升,公司債務將承受更大壓力。

 

摩根士丹利預計,2019年下半年,隨著工資增長繼續,而勞動生產率增長趨緩,美國公司債務的風險就將浮出水面。

 

不同企業債資產之間的息差將擴大,BBB級企業債的表現將明顯不佳。機構MBS(抵押支持證券)的息差擴大,但表現優於投資級信用債。

 

大宗商品:布油再度沖上80美元 看好黃金

 

摩根士丹利認為,到2019年年底,布倫特原油價格或將達到80美元/桶,但是這種預期很大程度上還要取決於2018年12月即將召開的OPEC會議。

 

基於美元疲軟和收益率下降的預測,大摩持續看好黃金資產。

 

13大頂級交易策略

總體來看,2019年,摩根士丹利對股票的投資評級為中性(+0%)、企業債為減持(-5%)、政府債券為中性(+1%)和現金為增持(+4%)。其中,整體倉位側重防禦,新興市場占比有所增加。

 

摩根士丹利做出上述判斷是基於以下預期:根據其美國週期模型來看,目前經濟仍處於擴張階段;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美國經濟已處於擴張週期的晚期(late-cycle),再加上大摩預計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的幅度之大,報告指出,預計2019年經濟達到週期峰值並進入質變階段的風險將會非常之高。

 

而這將意味著,企業債和股票資產的表現將大幅欠佳,也是大摩為什麼減持這兩種資產的原因。

 

根據不同的資產類別,大摩還詳細給出了每個資產類別的頂級交易策略。

 

股市方面,同時做多非美股票和美股、同時做多價值股和成長股、做多歐洲STOXX指數的礦業股、同時購買歐洲STOXX指數和標普500指數的看漲期權。

 

債市方面,做多美國利率波動性、同時做多10年期美國國債和10年期英國金邊債券、做空2年期德國國債。

 

新興市場固收資產方面,做多新興市場本幣債券(比如巴西、南非、印度、印尼)。

外匯方面,做空美元兌瑞典克朗、做多美元兌日元的看跌期權。

企業債方面,同時做多新興市場企業債和美國高收益企業債、做空BBB-級的CMBS(商業抵押按揭貸款支持證券)。

大宗商品方面,做多黃金。

 

總市值前300大繼續型態突破

在研究型態學的時候,我有觀察到,像繼續型態突破這樣的概念,可以轉化成底部愈墊愈高,然後一舉突破高點的概念,然後另一個我觀察到的是,如果是小型股,比較容易受特定力量的操控,出現假突破,如果是總市值高的股票,假突破的機率就比較低。

根據上述的觀察,我訂了一個選股策略如下

2018120506

其中的突破繼續型態腳本如下

variable:iHigh(0); iHigh=maxlist(iHigh,H);
variable:iLow(100000); iLow=minlist(iLow,L);
variable:hitlow(0),hitlowdate(0);
if iLow = Low then 
begin
hitlow+=1;
hitlowdate =date;
//觸低次數與最後一次觸低日期
end;

if DateAdd(hitlowdate,"M",2) < Date and//如果自觸低點那天1個月後都沒有再觸低
iHigh/iLow < 1.3 and //波動在三成以內
iHigh = High
//來到設定日期以來最高點
and average(volume,100)>500
//有一定的成交量
then ret =1;

我把這選股策略拿去回測過往三年,出場設為二十個交易日之後,回測報告如下

2018120501

這是一個勝率接近六成的選股策略,而且MDD在可以接受的範圍,空頭市場具有一定的防禦能力,不會出了一堆之後虧錢的交易。

以下是這個策略曾經出現過表現比較不錯的交易

2018120505 2018120504 2018120503 2018120502

另外我研究了那些失敗的交易,有兩大特點,一是那些標的原本就是市場上有名的賊股,大股東或主力騙線的惡績已斑斑可考,另一種則是先前的漲幅很大,最後一次的拉升是多頭力竭的第五波,我設二十天後出場,剛好進入初跌段。大家用這個選股法挑出股票後,切記這兩種股票要過濾掉

 

基本面創佳績的公司放量起漲

如果最近這一季財報本業創下近幾年的最好水準,但大盤不好,股價之前沒有什麼表現,一旦大盤好轉,這些股票開始放量起漲,這樣的公司,會不會是值得留意的標的呢? 今天就來跟大家介紹這樣生不逢時但苦盡甘來的選股法。

根據上面的邏輯,我設的選股法如下

2018120406

這個選股法的前三項代表本業的營運創下很久以來的最佳成績,最後一項的腳本如下

if TrueAll( GetField("營業利益率","Q")>0,4) and
 TrueAll(GetField("稅後淨利率","Q")>0,4) and 
 average(volume,5) > 200 and
 C> 10 and
 volume > average(V[1],20) *3 and
 GetField("法人持股","D")- GetField("法人持股","D")[5] >GetField("最新股本")*10
 then ret=1;

符合這個腳本的股票,本業及稅前都是賺錢的,有一定的成交量,而且成交量是過去二十日均量的三倍,然後最近這幾天法人買超佔股本一定的比例。

我把這個選股策略拿去回測過去兩年,回測報告如下

2018120402

勝率一般,報酬率不差,而且很顯然的,是屬於空頭市場沒有表現,但多頭市場表現會打敗大盤的選股策略。

之前比較典型的例子如下

2018120405

前陣子觸發的股票則有以下兩檔

2018120404 2018120403

這個腳本,在昨天大漲之後,出現的訊號如下

2018120407

 

 

有價值型投資概念的成長股投資法

價值型投資與成長型投資,原來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但如果我們去尋找那些低本益比,低PB的股票,然後如果這些股票的殖利率與累計營收成長率都在所有股票中的前300名,而且開始呈現出量起漲的走勢,那麼這種具有價值型概念的成長股,從回測的數字上看,波段持有,有頗高的勝率,是一個值得深入研究的選股策略。

要符合上述的要求,我訂的選股條件如下

2018120303

其中用到的兩個腳本分別如下

本業推估本益比低於N

input:peuplimit(12,"預估本益比上限");
value3= summation(GetField("營業利益","Q"),4); //單位百萬;
value4= GetField("最新股本");//單位億;
value5= value3/(value4*10);//每股預估EPS
if value5>0 and close/value5<=peuplimit
then ret=1;

暴量剛起漲

Input: day(10,"日期區間");
 Input: ratioLimit(5, "區間最大漲幅%");
 
 Condition1 = C=highest(C,day);
 //今日最高創區間最高價
 
 Condition2 = V=highest(v,day);
 //今日成交量創區間最大量
 
 Condition3 = highest(H,day) < lowest(L,day)*(1 + ratioLimit*0.01);
 //今日最高價距離區間最低價漲幅尚不大
 
 Ret = Condition1 And Condition2 And Condition3;

用上述的選股策略去回測過去三年及過去十年所有的普通股,60天後出場,回測報告分別如下

2018120301

 

2018120304

交易次數不多,但勝率及報酬率都頗高。

以下就是這個選股策略挑到的其中一檔

2018120302

這種營收成長排在前1/5且低本益比,低PB,高殖利率的股票,當量能開始成長時,往往是不錯的波段進場時機。

 

籌碼集中度大增的股票

關於勝率一般般,但常能找到飆股的選股策略裡,籌碼集中度大增算是蠻具代表性的一個。

這個選股法的概念是,找過去十天主力買超張數佔成交量超過四分之一的股票,然後這些股票還要符合股本不大,非雞蛋水餃股及五日均量超過五百張等條件,我列的選股條件如下

2018113001

其中籌碼集中度篩選的腳本如下

input:day(10,"天數");
input:ratio(20,"最低百分比");

settotalbar(day);
value1=GetField("主力買賣超張數","D");
if volume<>0 then 
 value2=summation(value1,day)/summation(volume,day)*100
else
 value2=0;
if value2>=ratio then ret=1;
outputfield(1,value2,2,"籌碼集中度");

用這個選股策略去回測,出場設十個交易日後,回測報告如下

2018113003

如果把籌碼集中度的比例拉高到25%,把持有天數改成二十天,回測報告如下

2018113002

交易次數少,勝率過六成,且平均報酬率高。 因為這麼嚴格的篩選之下,能夠挑出來的,常常都是短線的飆股,例如以下幾檔

2018113007 2018113006 2018113005 2018113004

這個策略平均一年只出10多個訊號,但符合條件的,有六成的機會漲勢會比較兇猛,供大家參考。

殖利率高且法人大買的股票

我們在投資價值型股票時,最常見的困擾是,明明這檔股票殖利率很高,但不知道什麼原因,股價就是不會動。由於殖利率是拿過去的配息數據當基準,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家公司未來的獲利能利可能會不若以往,所以股價在反映未來獲利的衰退。又或者是大環境或該產業的特定情況,讓市場充滿悲觀的氣息。

為了在高殖利率的股票中,過濾出這些市場已經不再樂觀看待的股票,我想以法人為師,加上一個三大法人開始進場的過濾條件。 我假設高殖利率的股票,如果法人連日大買,代表法人也認同這檔股票目前的股價是值得進場的。

根據上述的思考邏輯,我設了以下的選股條件

2018112902

我想挑出殖利率大於10%而且近五天裡三大法人合計買超大於5000張的股票,我認為這是夠便宜且市場認同的標的

我把這個選股策略拿去回測所有股票,設二十個交易日後出場,過去三年的回測報告如下

2018112901

從報酬率的走勢圖來看,在空頭轉多頭時,這個選股法可以狠狠的打敗大盤。

不過由於這個選股法的勝率不算高,所以我特別檢查所有回測裡虧錢的交易,發現虧錢的交易裡,有不少是景氣循環的權值股,是外資常交易的,這種可能要過濾掉,另外就是出訊號前如果價位短線大漲過的,法人大買反而會套牢。

比較典型的,是像下面這檔旺宏這種出訊號前漲幅不大且標的本身不算法人常用來跟指數連動的權值股

2018112903

 

 

十年寒窗股的一朝成名日

如果一家公司每年營業額有超過8%以上是投入研究發展當中,而且這家公司本業是賺錢的,營收年增率也呈現正成長,那就代表這家公司正處於一個良性循環的發展方向中,這時候如果成交量從原本不受青睞的極少量,開始漸漸被市場所重視,那麼這樣的公司是不是有可能就是所謂十年寒窗無人問,一朝成名天下知的潛在飆股?

我試著設定一個這樣的選股策略,回測的結果發現,符合這樣條件的公司,只有一半的機率股價會上揚,但這一半的公司裡, 確實有不少飆股,這是一個勝率不高,但總投資報酬率很高的選股策略

根據上面的描述,我寫的選股策略如下

2018112808

其中無量變有量這個腳本如下

 
input:v1(1000,"前一根bar成交量");
input:v2(1500,"這根bar成交量");
if trueall(volume[1]<=v1,10) and volume>v2 
then ret=1;

這個腳本是去找出過去10天成交量都不到1000張而今天成交量超過1500張的股票

用上述條綜合而成的選股策略,回測過去三年裡二十個交易日後出場及四十個交易日出場,回測報告分別如下

2018112802 2018112801

我們從報告中可以發現,這是一個勝率一般,但報酬率很高的策略,特別是在大多頭市場,確實可以找到一些所謂的飆股。下面就是這個選股策略在過去三年裡曾經挑中的一些股票

2018112807 2018112806 2018112805 2018112804 2018112803

這些公司最大的特色就是研發費用佔公司營收很高的比例,這種的概念就是持續不斷地在尋找公司的下一個成長動能,一旦找到了,而且真的可以帶來新的成長動力,然後市場也認同,覺得有無限想像空間,那麼股價就有可能出現大幅度的上漲。

 

 

整理夠久的股票開始上揚

如果一檔股票,持續很長的時間裡,單日上下震幅都不到3%,而且期間內的最高點與最低點差不到5%,代表這檔股票處於乏人問津的冬眠狀態,如果這樣的公司,近幾日都出現主力買超,且最近一天上漲超過2.5%,那就代表冬眠的股票好像快要甦醒了。

例如下面這張圖,就是很典型的這種股票

2018112703

我把上述的想法寫成以下的腳本

if close<>0 then 
value1=truerange/close*100;

if trueall(volume[1]<1000,50)
and trueall(value1[1]<3,50)
and close>close[1]*1.025
then ret=1;

然後再加上主力連續三天買超的選股條件,合起來變成一個選股策略,這個策略如果回測過去三年,停損停利都設10%,回測報告如下

2018112701

下面的個股是其中一檔符合條件的股票

2018112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