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消費市場對美國資本市場影響

By | 2016-01-16

十多年前,當我還是個總經研究員的時候,為了探測美國景氣的起伏轉折,我試著用很多的經濟指標來建構預測的模型,後來我發現,有兩個經濟指標具有極強的預測能力,一個是企業庫存,一個就是個人所得。

 

前者是觀察企業行為很好的指標,後者則是觀察消費者行為的核心issue。

 

因為美國GDP七成來自消費,而個人所得,或者說是個人可支配所得,跟個人支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我們可以從上圖看到,個人所得與個人支出的年增率幾乎是亦步亦趨,在物價處於高檔時,個人所得年增率會高過個人支出年增率,相反的,當物價便宜時,個人支出年增率會高於個人所得年增率。

綠色的部份代表的是景氣衰退期。

 

股市是景氣的櫥窗,個人所得年增率與S&P500指數,在過往的循環中,也就有著很高的相關性。

我們可以說,美國個人所得提高時,股市在多頭,美國個人所得不佳時,股市在空頭。

 

根據這樣的原則,所以油價及物價漲的太兇太猛,對股市都算利空,因為可支配所得減少,利率下降,則是利多,因為支付房貸車貸的利息負擔減輕,可支配所得就增加了。

 

所以我們在觀察財政懸崖對股市的影響時,主要就是看兩黨端出來的解決方案,對個人所得的影響有多大

 

下面這張圖顯示的是美國個人所得的組成結構。

大家可以看得出來,薪資,股利及移轉性支付(政府福利及各項補助)是前三大項。

財政懸崖要怎麼解,會直接影響個人所得。

砍社會福利及政府人員編制,會影響個人所得,提高個人所得稅率會影響個人所得,提高企業稅率會影響股利所得。

影響了個人所得就會影響股票市場。

 

以上就是我對財政懸崖的基本邏輯。

 

我們從經濟數據上來看,選前美國的房地產,消費者信心,就業情況都在轉好,如果這次兩黨的協商可以先從那些對個人所得影響比較小的地方下手,例如小幅度調高的富人稅(有錢人邊際消費較低),再輔以適度的節流措施,讓景氣復甦的氣勢不要中斷,那麼就是短空,但如果兩黨卯起來你砍我的馬,我就抽你的車,一旦大幅度影響了個人所得,並且讓富人們有了用腳投票的動力,那就是長空了。

 

所以財政懸崖是長空還是短空,就看兩黨端出來的菜對個人所得的影響有多大了。

但如果說財政懸崖是個假議題,那就必須假設兩黨協商的結果是一切稅率都不變,福利也不砍,能作出這樣結論的人,應該是對美國政治有過人的預測能力,非我輩所能及的了。

 

也因此,過往多次的景氣循環中,個人所得總是可以當做美國景氣的早期警報系統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