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股心原則之1: 解決了原來解不了的痛

By | 2016-12-21

老共文攻武嚇打飛彈的那時候,我在老東家自營部工作,當年的主管機關強迫我們進場護盤,只能買超不能賣超,在那種下去買就一定套的時候,我只好去跟我師父求助,我師父想了一下,他叫我買那種"如果這家公司不存在,大家會很痛苦的公司"。師父的這句話,我終身受用,現在我挑長期投資的股票,總是先研究一下這家公司解決了原來那一種解不了的問題。

為了讓大家印象深刻,我超愛舉的例子是輝瑞製藥的威而剛

%e5%a8%81%e8%80%8c%e5%89%9b

這是非常典型的,解決先前無法解決痛處的產品,這產品上市後,股價漲了一年多。

再舉apple的ipod作例子,隨身聽是早就存在的產品,但對於隨時要聽音樂的人來說,1.這玩意兒太重,2.能播的音樂只有十幾二十首。ipod運用flash這個科技上逐漸成熟的產品,一次解決了這兩個痛點。

除了解決一般老百姓的痛,也可以挑那些解企業的痛的公司,當年IC代工是個創新的商業模式,IC設計公司開業不用花太多錢,但自己設計自己蓋晶元廠投片就要花大錢,有IC代工,讓IC設計公司進到百花齊放的新時代,發明IC代工這個商業模式的,解決了IC設計公司的痛苦。

當年PC代工業原本大家都是出整機,但DRAM這類的零件價格波動太大,後來鴻海跳出來作全球運籌,出空機到當地組裝關鍵零組件,這種Barebone的商業模式,讓電腦品牌廠降低零件庫存風險,解決了品牌廠庫存跌價損失的痛。

除了正面的例子,我也來舉反面的例子,3D列印紅了一陣子,我買了一台,要印出一個小塑膠圖案,印了快一個小時,這種產品不是解決痛苦,是帶來痛苦,那天如果這方面的技術克服了,什麼東西都可以刷刷幾分鐘印出來,那就是我們回頭買3D列印概念股的時候。

再來說VR,我不知道VR解決了以往我們人類的那個痛點,但我知道戴著那又大又重又醜的東西,沒有讓我打Game打的更爽,如果那天戴的那玩意兒變的像眼鏡 一樣輕便,或是VR的內容供應商可以讓我透過VR到100個畢生一定要去一次的地方遊覽,那就有解決我沒錢沒時間出國玩的痛苦,誰把這事做的好,我就買誰的股票。

最近中華電信換董事長,媒體說他想讓mod轉虧為盈,如果我是他,我會試著去把老三台當年的熱門連續劇都簽下來,每天mod出幾個頻道專門播那些西螺七崁,包青天,飛龍在天,水蛙土,天天開心等等的老節目,原因是台灣進入高齡化,老人時間多,活動能力差,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看電視懷舊,mod針對這些老人時間太多無聊沒事做的痛,出幾個懷舊頻道,解決老人家的痛,對mod的推廣一定有幫助。

再例如,一堆人在談第三方支付,我每次用手機高鐵買票線上刷卡,每次都得重填一次卡號還得取得認證碼,那家銀行出個手機電子錢包跟高鐵合作,讓我買高鐵票時可以直接透過手機電子錢包扣款,那我一定去申請它的電子錢包。

不斷的尋找客戶會痛的地方,找出方法來讓客戶不痛,是企業存在的意義,也是我們投資者挑選股票的一個方法。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