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來就有機會,活著才會有希望

By | 2016-09-01

樂陞這次的事件太離譜,網路上哀鴻遍野,相關單位如果還是好官我自為之,只會講些冠冕堂皇的話,對台灣資本市場的發展,會是很大的傷害。  二十年前,我也曾經輸到把老婆的嫁妝都賠光光,這次在PTT及FB上看到好幾個想不開的發言,我想以自身過往的經歷,鼓勵這次樂陞事件的受害者,不要想不開,留下來就有機會,活著才會有希望。

 

我是民國78年開始進市場,因為家裡欠銀行不少錢,我想要翻身只能靠投資,因為自己在銀行外匯交易室上班,又有朋友在地下期貨當AE,所以一開始我是作外匯保證金交易,當年我的薪水一個月是2.2萬,有天晚上,我作多英鎊,結果因為黛安娜王妃的花邊新聞,英鎊大跌,一個晚上輸了五萬多元,隔天醒來,去上班的路上,邊走邊哭,心裡不斷地吶喊,我為什麼這麼倒霉。

後來我開始買台股,很快的就踫到12682跌到2485的大空頭,我工作加打工賺到多少錢,大概就賠了多少錢,好不容易民國80年踫到大反彈,為了快速回本,我去地下期貨作多台指(那時好像叫哈達),難得地大賺了一筆,要出金時,地下期貨商的電話卻再也打不通。

從民國78年出社會到民國81年結婚之前,我每賭必輸,輸到結婚時身無分文,房子的頭期款還是老婆的嫁妝。

結婚後,我想說從那裡跌到,應該要從那裡爬起來,再加上,我如果不投資操作,光靠銀行上班的薪水,扛不起家裡這麼大的負債。

所以還是不斷地作功課,不斷地進場,然後不斷地輸錢。

一直到民國83年初,覺得大行情要來了,想賭大一點,我問老婆還有沒有積蓄可以讓我加碼,她把結婚的時候收到的金首飾拿給我,然後邊流著眼淚邊跟我說,”就剩這些了,如果這次再輸,我們不要再玩股票了好不好??”

從那時候開始,我才慢慢把打擊姿勢固定下來,也維持了一定的打擊率。

民國78年到民國83年,整整五年,我背著家中龐大的負債,然後一直輸錢。

不知有多少個輸大錢的晚上,不知道怎麼去面對明天,

但我還是不斷地看書,學方法,一直到今天,這樣的習慣都沒有變。

樂陞的受害者們,這件事該負責的,絕對不是你們的生命。

留下命來,才有機會。

 

這次的樂陞事件,我差一點點也成為受害人,你們的苦,我能體會。

百尺竿頭要用128元收購樂陞的消息一出來,我高中同學就打來問我,邀我一起共襄盛舉。

一開始我是很有興趣,因為我對手遊產業很看好,我自己是Empires & Allies的重度玩家,每個月為了昇級武器打贏別人,付錢買了不少金幣,如果台灣有家公司可以成為全球超大咖手機遊戲運營商,應該蠻值得投資的,更何況當時股價跟128元有些差價。

但因為先前我參加美光30元併華亞科的案子,套到現在,所以這次比較小心,先把樂陞這家公司的資料拿來研究了一下,研究之後,有些猶豫,加上股價也上去了,所以就逃過一刧,當時之所以猶豫,主要有幾個原因

1.投信沒人買單這個故事。

投信不買

投信幾乎不踫這檔股票,我以前在投信業待過,投信內部有一個股票池,以樂陞前兩年的獲利,沒道理所有投信都沒把這檔股票擺進股票池,這點讓我有點擔心。

2.部份董監事及經營階層質押的比例太高了

董監質押比例太高

雖然他的大股東包括遠東雲端投資,台新國際商業都沒有質押,但第五大股東且擁有兩席董事的kingkong Dev及董事長本人的質押比例都很高。

3.公司賺錢,也融資了很多錢,但因為投資,連續兩年現金流量都是負的

現金流量看不懂

通常現金流量表出現這種情況,代表企業看到了機會,重押一把,但這一把押的有點大,讓我有點擔心。

4.轉投資有點小複雜

轉投資太複雜

 

我看新聞說樂陞在2014年九月花了29.3億收購了Tiny Piece ,10月又花了52.9億收購中國的同步網絡公司,理論上這樣大的投資,應該會佔去管理階層很多的時間,結果又在台灣併了一之鄉及怡客,這一步跨的我看不大懂。

5.提出收購股權的百尺竿頭,並不是一家業界知名或是已掛牌的公司。

我查不到百尺竿頭在日本的財報,連美光這種等級的都可以跳票了,百尺竿頭這種沒有掛牌的公司讓我更沒有信心。

所以我就去google一下百尺竿頭的新聞,結果只看到以下這篇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1124000042-260202

這篇報導寫說百尺竿頭的董事長黃文鴻也有投資”真好玩”

真好玩是興櫃的股票,所以我就去查了一下,發現在真好玩去年底的補辦公開發行公開說明書中,其前十大股東的名單

十大股東

確實有黃文鴻這個人,而且樂陞也是真好玩的大股東,所以我想說百尺竿頭有投資樂陞,也跟樂陞一起投資真好玩,怎麼會沒打招呼就提出公開收購,但看新聞,百尺竿頭變成日商,負責人變成樫埜由昭,這些都讓我看得霧煞煞,所以我也就沒有去參加這次的套利行動。

 

應該說,是因為華亞科我中彈了,這次樂陞我才會仔細去研究資料,也因此逃過一刦,但我看到一些網路上樂陞的受災戶寫的輕生念頭,我決定分享我過去的悲慘人生,希望大家不要放棄。

至於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奉勸主管機關

1.目前百尺竿頭算違約交割,去年百尺竿頭透過私募,現在持有6800張的樂陞,這些持股主管機關至少要扣住來賠這次參與的投資人。

2.這件事真的要用力查清楚,這兩天網路上,散戶們對台灣股票市場,會出現這麼荒謬的事情,已經崩潰到了極點,一個投審會通過的購併案,最後用一張新聞稿說不玩了,如果這事情沒有個水落石出,對台灣資本市場的傷害,會讓台灣資本市場回到諸羅紀時代。我更擔心的是,證券相關主管機關如果還在打嘴炮,說些不痛不癢的話,沒有真正的行動,會加速台灣市場邊緣化的速度。

 

最後我想說的是,在股票市場大家確實都想賺錢,這些樂陞受災戶,跟買股票虧錢的人不一樣,他們是信任市場的遊戲規則,信任投審會的審查,如果大家覺得資本市場上基本的信任機制都可以被踐踏至此,而 認為這些人是因為貪心才會上當,那麼,下次當你被騙的時候,不要期待有人會站在你背後。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