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嘉誠的談話裡,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By | 2015-09-24

李嘉誠

前些日子,中國開始有些媒體公開聲討李嘉誠,甚至說出不要讓李嘉誠跑了的話,前天東方財富網有一篇文章,標題是"李嘉誠首次公開回復國人"

底下是這篇文章的連結,我非常建議大家看看這篇文章,特別是像我們這種每日在風險與報酬中殫精竭智的人們。

http://seapi.eastmoney.com/sharetoweixin/cut?url=http%3A%2F%2Ffinance.eastmoney.com%2Fnews%2F1345%2C20150922549932375.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在這篇文章裡,李嘉誠有幾段話,值得我們思考,學習

1.我从普通的学徒、店员、街头推销员一步一步做起来的,直到塑料花厂的总经理。在其中我积累了不少经验,那段时间虽然过得非常辛苦,但是非常充实而快乐。我早早失学,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但是社会就是最好的学堂,我一直在学习,没有停止过。

———————————————————————————–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很多績效很好的操作者,這些人有些是退下來的基金經理人,有些是技術分析高手,有些對盤面的敏感度很高,但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特色: 那就是不斷學習,不斷充實,不斷看書。

2.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的来料加工业兴起,欧美的生产转移到香港,这是我的机会。现在回头看来,我成为所谓的“塑胶花大王”,并不是因为我多厉害,只是顺应了时势而已。

———————————————————————————–

這些年我每年都會把當年漲幅最大的股票列出來研究一番,我發現,順應時勢是主要的驅動因素。

3.真正困难的第一次抉择,来自1967年香港的左派闹事,导致香港的房地产一落千丈,那时候我的损失也很大。这时候有一些人卖掉了房子和土地,离开了香港。而我认为香港终将度过这些风波,于是买进了不少土地。很多人认为我有眼光、低价收购土地储备。其实没有人关心我暗地里的担忧,私底下的恐慌。在这个过程中,风险和利益都是巨大的,也是均沾的。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道德准则和商业原则的错误,它就是一桩生意而已,可能赚,也可能亏,而且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高风险生意。

———————————————————————————–

當大環境出現非經濟因素造成的重挫時,其實每一次都是一個重要的財富重分配機會,我們該做的是評估非經濟因素會影響多久,然後在自己風險承擔能力範圍內,去根據基本面下決定。

4.上个世纪70年代末文革结束、90年代初重启改革、97年香港回归之际,香港的社会波诡云谲,各种传言甚嚣尘上,对是否改革开放、是否会回到文革、是否会全面实现市场经济、是否保持一国两制等重大问题,抱有疑虑的非常多。在每一个政治关键的节点,都有大量的动摇者裹足不前,甚至逃之夭夭。每一个人都面对这些艰难的选择。我只是一个商人,在每一个关键节点的选择上,我认为风险与利益同在,和很多人判断不同。

———————————————————————————

政治變動所造成的總體情勢變化,往往是一個大趨勢的開始,愈開放的地方愈值得長期耕耘,管制愈趨嚴格的地方愈該避開。

5.我选择与官方进行合作,官方在政治上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回报,这本质上依旧是一门生意,尤其是风险和利益同在且巨大的生意。我感谢当时的官方和政府,我也帮助了他们,带来了急需的资金、技术和人才,让香港乃至全球商界对中国更有信心。在本质上,我们可以相互感恩,但是互不相欠,这就是生意。

———————————————————————————

正所謂民不與官鬥,搞清楚政策的方向很重要。

6.中国经济整体依旧是向好的,这个我肯定。13亿的人口和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机会肯定是无限的。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及信贷过度,已经来到了一个峰值,下一步会怎么样,我也不会贸然下结论,但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商人的首要目标是让资本更安全,其次才是增值更快。

——————————————————————————-

不一定要看壞,只要不確定性大到很難承受時就該減碼甚至退出了

7.如《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所说,1967年、70年代末、90年代初、97年香港回归这些重要的节点,我的选择正确,因而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事实上,正常的商业是不需要经过这种政治选择的,而是相对纯粹的经济考量。有正常的政治氛围和良好的商业环境,就不会存在谁跑不跑的问题。存在这个问题,恰恰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

訴諸道德是商業與資本市場的大敵,誰開始訴諸道德,我們就該提高警覺。

8.香港需要寻找未来,大陆需要寻找未来,大中华区需要寻找未来,全世界都需要寻找未来。但是我需要寻找的只是利润。地产、金融可以,教育、科技也可以,对我来说,谁是趋势、谁利润更大才是我要考虑的,而不是空洞的政治考量和虚假的道德说教。不要试图让商人去承担国家的政治责任,也不要试图用政治去影响商人的经营理念。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我就是一个商人,会去努力理解政治,但是我绝不僭越政治,那是政治家们的事情。

————————————————————————————

作為一個操作者,我們應該客觀衡量情勢後做決策,不該感情用事,讓情感影響了決策。

 

以上這八點是我看這篇文章時,印證到投資操作上的感受,跟大家共勉。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回應